冲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击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澳新银行中国放松存贷比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1:23 阅读: 来源:冲击器厂家

澳新银行:中国放松存贷比的影响

澳新银行:中国放松存贷比的影响

·中国银监会宣布放松商业银行的存贷比,这一市场期盼已久政策不仅是中国政府的又一次“政策定向放松”,也意味着中国政府将可能开启一系列具有重大意义的金融改革。  ·存贷比的调整使得银行体系释放出更多资金,中国的货币政策因此将更为宽松。我们预料今年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将进一步支持经济增长。

·我们预料,下一步改革将让普通存款和同业存款在存贷比要求上获得等同对待。长期而言,中国最终应该去除存贷比的要求,使得银行业的监管更加符合世界潮流。此外,中国银行业监管的改革也需要紧密关注国际金融改革的发展。  中国银监会6月30日表示,中国放松商业银行的存贷比,来引导信贷进入指定领域。这一新政策于7月1日开始生效。这一市场期盼已久政策不仅是中国政府的又一次“政策定向放松”,也意味着中国政府可能开启一系列具有重大意义的金融改革。我们在本文中将详细分析这一政策公告的内容,以及放松存贷比的具体影响。  1。商业银行需要确保本币的存贷比低于基准的75%水平。之前,商业银行的本币和外币的总体存贷比必须低于75%。今后,整体的存贷比(包括人民币和外币)将由商业银行自行管理,银监会将定期监控。  影响:中国商业银行法将银行的存贷比上限设定在75%,但是银监会则负责定义“存款”和“贷款”。在这次调整之后,银监会放松了对商业银行存贷比的要求,商业银行只需要维持人民币的存贷比在75%以下。从其市场影响来看,我们预料,由于监管的放松和相对低的资金成本,外币贷款在未来几个季度可能将出现显著攀升。因此,商业银行需要购买更多美元兑人民币的掉期来对冲外汇风险敞口。  2。贷款的6个子项目,包括对于中小企业和农业领域的贷款,将从存贷比的分子中去除。  影响:银监会希望鼓励银行更多贷款给急需信贷的中小企业和农业领域,这一政策方向与早前的两次定向降准是一致的。此外,银监会也同意国家开发银行设立住宅金融事业部门为棚户改造项目直接提供资金。  据报道,中国央行通过国开行再贷款已向棚户改造提供了3,000亿元的资金。我们认为,中国商业银行未来几个月的新增贷款可能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今年的新增贷款总量预料将超过10万亿人民币。  3。此外,商业银行发行的剩余期限不少于1年的金融债券所对应的贷款,将从存贷比的分子中去除。  影响:这将鼓励商业银行发行更多特殊用途的债券来扩大资产负债表,这样一来商业银行将不需要交纳对应的存款准备金。事实上,在2011年和2012年,中国银监会已允许三间商业银行发行了3,000亿元的金融债券来为中小企业贷款提供资金,这部分贷款也未被计入存贷比。  4。银行对企业或个人发行的大额可转让存单,将计入存贷比分母。  影响:这将增加大额可转让存单的吸引力。与普通存款相比,大额可转让存单不仅可以用于交易,也可以推动利率市场化,使得市场发展出更多负债类的金融产品。一些大型银行去年开始已经被允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大额可转让存单。如果大额可转让存单可以向非金融机构发售,那么这不仅将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也将为成为定期存款和理财产品之外的另一存款选择。据报道,中国银行已经获批向企业和个人发行大额可转让存单。  5。外资法人银行吸收的境外母行一年期以上存放净额,将计入存贷比分母。  影响:原则上而言,这一举措将减少外资银行达到存贷比要求的压力。但是,境外母行在境内的存款存放是否还需要获得批准或者受到其它监管的约束,目前还不是特别明确。  宏观而言,降低存贷比是中国政府的又一次“政策定向放松”,这将使得银行体系释放出更多资金,中国的货币政策因此将更为宽松。我们早前也看到,李克强总理表示,政府将确保今年实现7.5%的增长目标,这也意味着今年下半年,货币政策将保持宽松来支持经济增长。  放松存贷比可减少监管漏洞  在过去几年中,存贷比的硬性要求引发了大量的批评。市场认为这一要求加剧了银行吸收存款的竞争,因此推高了借贷成本。由于存贷比对银行而言具有法律约束力,它也引发了一些旨在规避这一监管要求的市场套利行为。  尽管2013年底,中国商业银行的整体存贷比保持在66%的健康水平,存贷比对于不同银行的影响也各异。例如,上市银行(“四大银行”除外)的平均存贷比为69%,高于行业平均水平3个百分点。  其中,2013年底招商银行、民生银行和交通银行的存贷比分别为74.4%、73.4%和73.4%,非常接近75%的监管水平。为了快速扩大资产负债表,一些存贷比较高的商业银行倾向于提供较高的存款利率,特别是在季度末或者年末的时候,这也变相提高了资金的边际成本。  由于中国央行仍维持存款利率的上限,商业银行通常通过发行理财产品来绕过相关监管。此外,银行一般在季度末之前将理财产品当作普通存款计账,以此来改善存贷比来达到监管要求。而新季度开始后,银行则会将这一类理财产品从资产负债表中转出,并将其用于表外融资,这将给银行带来更高的利润率。  表外融资的资金一般流向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此外,由于受到存贷比的限制,商业银行必须想办法来减少贷款并增加存款。由于中国的金融机构间的同业存款不被计入存贷比,这也成为了银行监管的漏洞所在。我们来看看两个例子:  例一:某企业通过信托计划从某银行获得一笔资金,并将这笔资金存回此银行当作普通存款。由于信托贷款被当作金融机构同业贷款,不计入存贷比,因此银行得以扩大资产负债表并且改善其存贷比,因为银行从企业获得了一笔“普通存款”。作为回报,银行向企业提供低成本的借贷,例如:贸易融资或者离岸借贷。  例二:某保险公司得以将一笔资金作为普通存款存入某银行(中国的监管条例规定,保险公司的存款将被视为普通存款,并计入存贷比),与此同时,此保险公司可以从银行间同业市场借一笔资金。由于银行间同业市场的借贷成本远低于金融同业存放的成本,因此,此保险公司可以从不同市场间的利息差中获利。换句话说,这一监管和市场的划分方法带来了套利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那些不能提供存款的企业被挤出了银行愿意服务的客户对象行列,而这些企业绝大部分是中小企业。从这个角度来看,放松存贷比将鼓励银行的贷款流向真正需要贷款的领域和行业。  存贷比下一步的改革方向  我们认为,下一步改革将让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在存贷比上获得等同对待。对于金融企业和非金融企业的不对称的监管扭曲了市场行为,也导致了某些粉饰资产负债表的行为,这也使得银行间同业业务或金融机构间的业务出现了迅速上升。2009年至2013年期间,金融机构的资产增长了245%达到21.5万亿元,而金融机构的负债也增加了236%达到17.8万亿元。  但是,如果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将同业存款和贷款纳入75%的存贷比监管要求,这将促使商业银行对金融机构业务去杠杆化,这可能也将使得中国经济增长显著放缓。因此,监管当局应该给与商业银行一段宽限期,在将金融机构业务纳入存贷比计算之前进一步放松存贷比的要求。  长期而言,中国最终应该去除存贷比的要求,使得银行业的监管更加符合世界潮流。此外,中国银行业监管的改革也需要紧密关注国际金融改革的发展。在新巴塞尔协议的最新规定下,银行整体的杠杆率将通过风险资本的要求来进行监管,银行也受到“杠杆率框架和披露要求”的管理。对于流动性而言,银行需要密切关注“流动性覆盖率”并增强银行满足短期流动性的能力。从目前的时间表来看,流动性覆盖率在2015年将为60%,而此后每年将增加10%,到2019年将达到100%。中国对存贷比的要求,与目前国际银行业的监管发展方向是不一致的。  刘利刚为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周浩为中国经济师,杨宇霆为澳新银行高级经济师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