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危机席卷全球针织名城象山处变不惊-【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6:05:20 阅读: 来源:冲击器厂家

当下,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纺织服装业成为危机中国内受影响最大的实体经济行业之一。据悉,2008年前10月,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速创下6年来最低,纺织行业三分之二企业亏损或处于亏损边缘。历经提速式发展阶段后的中国针织工业,如今正站在产业经济转型拐点。

年终岁末,走进“中国针织名城”象山,眼前依然是一派繁忙的生产经营场面。在这个冷气浸骨的经济寒冬里,象山针织业的脚步依然走得那么从容。2008年,象山针织品出口额达6.6亿美元,同比增长32.3%,占宁波市出口总量的六分之一,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

提档升级––抢占利润金字塔高端

“象山的针织企业能够在困境中发展,在于政府和企业同心合力,着力推动企业转型创新是关键。”一位熟知象山工业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2008年年初以来,县委、县政府进一步落实针织产业政策,建立和完善了公共服务平台,实施技术改造和创新,推动针织业转型升级。修订了《象山针织工业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发展规划纲要》,鼓励企业技术创新,推进国际化经营。

为此,县财政专门安排了2000万元行业发展资金,重点扶持针织高新技术、先进加工工艺及关键装备的引进和应用。在原有面料、印花、染整等中心的基础上,鼓励龙头企业与高等院校、商检部门合作,加快针织业研发、检测、展示中心建设,不遗余力推动针织工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

象山针织企业原来大多生产文化衫、普通T恤等低档产品,单价不高,利润不厚,竞争力也不强,外部环境一有“风吹草动”,很多企业就会陷入困境。面对“寒流”,企业纷纷抢占利润金字塔的高端。巨鹰集团董事长陈照介绍,面料加工和成衣制作是针织企业的两个主打产品。相比之下,面料加工所需资金多、技术难度大,但利润也更为可观。过去,象山的大多数针织企业很少涉及面料生产。巨鹰集团投资6亿元成立了面料中心,并压缩了1/3的成衣产能。“现在,我们的面料1/3自己用,1/3供给本地其他企业用,1/3直接出口。前年,面料生产的比例只占公司总销售额的25%,去年就提升到了40%。”

甬南针织公司也独辟蹊径,与针织面料生产企业联合开发了木浆纤维、大豆纤维、竹纤维、彩棉等一批新型高档面料。“我们设有3000多平方米的棉纱仓库,有几百个品种,具备了承接批量小、附加值高的针织服饰产品能力。”公司总经理张承志说。他举了一个例子,原来生产一件针织内衣售价在15元左右,利润相当微薄。现在,公司生产的印花、绣花休闲女装售价提高到40至50元,仅在俄罗斯的月销量就有300多万元,利润也水涨船高。在龙头企业的引导下,很多企业纷纷减少了低档纺织品出口业务,转向生产女装、休闲装、运动装等具有竞争优势的高档产品。2008年前5个月,象山针织行业的普通T恤出口量同比减少100万件,出口单价在5美元以上的高档服装比重却达30%以上。

孤岛成桥––打造完整垂直产业链

连日来,位于爵溪的谊胜针织公司内机器轰鸣,员工们忙个不停。公司每月100多种不同款式产品的订单,让员工的生产任务排得满满的。董事长陈胜道出公司业绩不菲的“秘诀”:把设计、销售部门搬到日本去,实行上下游的服务外包,构建国际化的垂直产业链,从而紧紧地把握了市场脉搏。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象山的一些针织企业“未雨绸缪”,早早布局构造完整垂直产业链,并尝试加快上下游之间联动的“舞步”。用这些企业主的话说,过去企业只是一个孤岛,无论到左岸还是右岸,都需要别人用船摆渡;现在则变成一座长桥,从此岸到彼岸可以自由行走,自由控制节奏,不受别人控制。

棉花价格起伏不定,困扰着象山针织企业,“那是因为原有的产业链太短,首先要修补的就是源头。”巨鹰集团总经理傅金国认为,只有掌控产业链的上端,才能从原料开始降低成本、保证质量,提高产品竞争力。为此,巨鹰集团积极在上游建“水库”取水,以承债1.5亿元整合收购新疆阿克苏棉业有限公司,获得了1万亩棉花生产基地和3万锭精梳纺生产能力,并投资1000万元对企业进行全面技术改造,使生产能力扩大到4.5万锭,同时也使企业不再受棉花价格波动的影响。富宏针织、健鹰针织也先后在新疆优质棉产区投资建立了棉纺基地,形成完备的内部产业链。

产品设计一直是象山纺企极少进入的产业价值链顶端环节。去年起,爵溪的谊胜、名佳两家针织企业分别在日本、韩国成立研发设计部,率先走出国门开展服务外包。“名佳”董事长干国成说,一件零售价为100美元的针织服装,如果外商拿着款式来加工的,企业最多只能拿到15%的利润,但若是企业自己设计的,则可以拿到25-30%。不久前在韩国举行的时装节上,“名佳”凭着自己设计的两款女装和运动休闲针织服装,一举拿下300万美金的订单,赚了90万美元。

在溯源而上逐渐掌控上游的同时,象山针织企业努力拓展下游产业链。恒大、巨鹰、富宏等企业分别在美国、南非、法国等国设立销售公司,在全球铺设销售网络。谊胜公司原来接单要经过批发商、经销商几道环节,现在通过设在日本的销售部,跳过了批发商环节,拥有了一定的定价话语权,并与经销商进行销售利润分成,每件服装多了10%的利润。恒大公司在南非开办“靓丽运动休闲服装”贸易公司,在国外建立起自己的销售网络,从而掌握了营销这一产业链最高端环节的大部分利润,成为象山针织行业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

走以品牌带动之路,在全球价值链曲线上找到新坐标。巨鹰集团自主品牌出口比例已经达到15%,这对以国外贴牌或定牌加工为主的象山纺织业来说是一个重大突破。爵溪的几家骨干针织企业还商量,准备由商会牵头购买一个国际品牌,联合开拓国际市场。

中原突破––从“出口依赖”转向“内需驱动”

依靠产业集聚效应以及多年积累的知名度,近年来,象山的针织企业几乎不用为外贸订单发愁。一批针织服装订单过来,只要短短几天时间,象山县企业就能完成织布、染整、印花、服装加工、包装全过程,外贸公司、国外经销商会主动找上门来。

在国内主要的棉纺针织品出口基地之一的爵溪街道,一些精明的企业主早就意识到了“不用发愁的订单”背后隐藏的危机。“不用愁的订单会把人养懒,遇到困难时,企业就会失去应对的勇气和能力。一味依赖出口,是企业经营者缺乏危机意识和不思进取的表现。”陈照如是说。

“世界金融危机来袭,正是企业摆脱出口依赖,拓展内需市场的契机。”更多的外向型针织企业开始将眼光瞄准国内市场。继鹏程制衣公司将生产制造基地布局在资源、成本等方面有比较优势的江西万年县后,2008年6月,由福甬、巨鹰等一批象山针织企业联合投资12亿元的纺织服装城项目在河南开封尉氏县动工建设,计划年产高档坯布3万吨、印花1万吨、制衣6000万件。据介绍,该纺织服装城生产的内销针织品定位在中低档,将通过“大篷车”深入广大乡镇农村。

“一个‘大篷车’就是一个流动的服装超市,农民可以在家门口买到与出口质量和价格相仿的针织服装,企业也可以在广阔的农村‘内需市场’拔得头筹。”福甬集团董事长张益帆说,中原地区人口众多,交通发达,刚性成本较低,商业辐射度广,再加上目前国家在扩大内需政策的引导下,“得中原者得天下”,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为鼓励企业积极开拓国内市场,象山县专门出台了针织行业的专项性扶助办法,企业在去年的基础上每增加100万元的内销销售额,且打自主品牌,政府将给予2%的奖励。

“内销必须有自己的品牌,这对大企业来说,问题不大,比如甬南公司自创品牌伟绅系列内衣获‘浙江省名牌产品’、‘中国名牌针织产品’等称号,畅销全国各地。但对以来料加工为主的中小企业来说,往往会受到资金、管理等方面的限制,不可能每家都去打品牌。”象山针织协会秘书长干国华说,“因此,我们协会已申请注册‘象之恋’商标,利用象山针织名城的名气,就像原产地保护那样,把这个商标打造成象山的区域品牌。以后,象山出产的针织品,只要符合质量标准,都可以用这个品牌。”

广东成人高考

15kw柴油发电机价格

中山成人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