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到底能否指望非常规石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10:44 阅读: 来源:冲击器厂家

到底能否指望非常规石油

中国页岩气网讯:2010年前,全球石油产业对未来的信心是基于所谓的大量未被探明的常规石油。常规石油开采相对容易,因为开采技术已经日渐成熟,业内人士总是反复坚称中东、俄罗斯及世界其他地区还蕴藏着大量的常规石油。

但是,时至2010年,一切都变了。国际能源署当时宣布,常规石油的峰值在2006年已经到来。这一消息或许令不少人悲从中来,但是不必泄气,国际能源署带来的好消息是,被称作“非常规石油”的产量将在未来数年中激增,同时必将推升石油总产量。非常规石油包括加拿大的油砂、委内瑞拉的重油、油页岩。同时,它还包括煤制油技术,以及气制油技术。另外,还有一些人把致密油也归为其中。

我们对于非常规石油的总体印象就是造价高昂,开采和炼化困难重重。这就是说,开采非常规石油要想保证正常利润,必须是在高油价的前提下。事实上,石油生产率比储量规模重要得多。全球经济目前完全依赖于能源和原材料的流动性。石油毫无疑问是重中之重,因为它占到了全球能源供应的1/3,同时占到交通燃料总比例的80%。如果没有石油的支撑,世界经济体的运行将举步维艰。

一提到常规石油,我们会想到油井喷油的壮观景象。而今,非常规石油则完全不一样,例如,油砂沥青是一种重质原油,首先需要加热成为沥青,利用抽水系统将河水引到加工桶中,方便分离泥沙和沥青。加工前必须注入氢气或脱除某些碳使其改质。平均而言,油砂含有约75%无机物质、10%沥青、10%的泥沙和粘土以及5%的水,可以与稀释剂混合后用于运输出售,或经改质后成为轻质原油。由于其不是自然所得,必须通过后期加工,因此又被称作合成油。

或许通过直觉你已经觉察到,加工油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能源作家克里斯就曾经对此撰文分析油砂产量的预期和现实问题。“有预测显示 ,油砂的日产量有望从2006年的100万桶提升到2012年的280万桶,但是实际日产量只有160万桶。”他这是引用了加拿大石油生产协会2006年的预计数字,该协会更是预计到2030年这一日产量将达到500万桶。但是,对于500万桶这一庞大数据我们还是要持观望态度,因为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到2030年全球液体燃料的日消费量将达到1.08亿桶。因此,我认为油砂的贡献力度将有限,特别是在现有开采难度下,未来开采500万桶很困难。

另外,目前讨论最多的就是所谓的“油页岩”了,我之所以称之为“所谓的”,是因为其他它并不是埋藏在页岩中,这种命名是为了吸引投资者。油页岩事实上是一种蕴含油母质的有机硬质泥灰岩。就如同油砂,它必须经过多道工序加工才能称之为所谓的石油。

不少作家和分析师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美国的油页岩储量,主要集中在科罗拉多州、怀俄明州以及犹他州。有篇文章认为,这三个州的油页岩总储量达到3万亿桶,这几乎是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的两倍。当然,这并不是石油,而是油母岩质,看起来这篇文章的作者对此并没有多大了解。另外,这篇文章认为,这其中半数都能得以开采。但是,我们要明白,单纯的可开采不等同于具备经济意义的可开采。我们大可以从月球上开采有用物质,但是我们从没有想过要将之从月球运输到地球。

那么,现在从油页岩中能得到多少石油来满足世界市场呢?很遗憾,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目前有一些试点项目出于研究目的加工少量油页岩,除此之外就寥寥无几了。另外,我们有必要来区别资源和储量的定义。上述作者说美国有3万亿桶的油页岩储量,但是储量是指根据现有技术、能从已知的油田中依靠现行价格开采出来的石油,根据这个定义,美国所谓的油页岩储量可以说是“零”。

另外,资源是指存在于地底下的某种物质,而不是凭空设想,通过这个定义,我们也可以认为美国的油页岩中根本不含石油。怎样算出这3万亿桶的石油呢?这其中还必须通过层层加工最终成为石油。自从上世纪80年代起,石油公司就试图从这种岩石中生产石油并将之商业化,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成功。主要困难就是开采和加工油页岩,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的估计,即使在高油价下,美国到2030年从油页岩中获取的石油日产量将不超过14万桶。届时美国的石油日需求量将达到1500万桶,从油页岩中获得的合成油的产量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重油目前在多个国家都有开采,但是重油的可采率远低于常规石油。重油不但开采造价高昂、面临开采障碍,同时重油的市场价格也不及传统石油,因为其加工难度很大。此外,重油开采还有另外一层问题,目前为止,全球最大的重油储藏地在委内瑞拉,但是该国现有政府明显是在误导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查韦斯政府通过该公司的收入来资助社会福利项目、救济社会贫民,但这导致委内瑞拉石油基础设施投资不够,直接后果就是石油产量明显不足。因此,即使未来常规石油产量呈下降趋势,如果依赖重油来弥补差额,显然不靠谱。

煤制油技术同样被列为非常规石油范畴。德国人在二战期间已经熟练掌握该技术,因为当时他们面临着切断石油供应的风险,必须找寻燃料替代品。但是,从目前来看,只有南非大量生产煤制油。将煤炭转为汽油和柴油的过程不仅肮脏而且造价昂贵。由于南非很早之前就开始购买设备进行生产,因此对他们而言,成本主要是在购买原材料和加工上。至于用天然气制油,这将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大规模生产目前并不具备成本效应。

另外,我还想说一下致密油,因为它经常被错误地认为是油页岩。致密油需要从埋藏较深的页岩矿中获得,并通过水力压裂法来开采,而这种技术在开采页岩气的过程中已经遭遇很大争议。事实上,致密油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归属于非常规石油的范畴,因为其产出的石油适合在常规炼油厂炼化。

事实上,水力压裂法并不是什么新颖技术,早前1998年就用作致密油的开采。这一技术此前通常用于开采经济属性不大的矿藏,比如北达科他州地区石油,正是因为如此,美国的石油产量有所增加。但是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美国致密油的产量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随后将呈下降趋势。目前,美国可开采的致密油总量(而非具有经济性的开采储量)为240亿桶,或者相当于全球288天的供应量。因此,从目前来看,常规石油产量的下降,不可能寄希望于致密油。

最后,我们必须回到一个更现实的问题,那就是能源的投资回报率,显而易见,开采能源需要投入资金,但是100多年来,廉价的能源产品让我们忘了这一关键问题。随着我们的开采困难加大,我们将耗资更多来进行开采,从中短期来看,非常规石油的投资回报率并非那么理想。

未来,我们不可能指望非常规石油开采成本顿时下降,非常规石油的储量也不可能弥补常规石油的缺额,非常规石油如何显示成本优势、并与常规石油竞争,还需时日,由于其投资回报率低,人们也不能指望将有更多非常规油气来满足社会需求。未来,在能源方面,如果要想做出明智的决策,我们最好是对现有事实进行充分分析,而不是依赖行业所宣称的“等待奇迹出现”。

(来源:美国油价网,文章有删节,标题有改动)(刘洋/编译)

洛阳西服订做

泉州职业装设计

湖州职业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