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楼梦中真正的贵公子贾琏的生平及性格介绍

发布时间:2020-12-29 08:56:16 阅读: 来源:冲击器厂家

《红楼梦》中真正的贵公子!贾琏的生平及性格介绍!

你真的了解《红楼梦》中的贾琏吗?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红楼梦》在描述了众多青春女子的同时,也向我们展现了那个时代贵族公子的面貌。像追求个性的宝玉,豪爽任性的薛蟠,风流俏皮的贾蓉,神秘莫测的冯紫英……

可惜宝玉太过“闺阁化”,薛蟠太鲁莽,贾蓉又有些龌龊。冯紫英倒是少年英气,可惜关于他的桥段太过单薄。

在笔者看来,《红楼梦》里的贵公子,当属贾琏。

一、贾琏的才干与世故

初看《红楼梦》,往往会有一个错觉,就是以为如果不抄家,宝玉一定会有个美好未来。实则不然,荣国府的当家人虽然是宝玉的父亲贾政,但真正的荣国公爵位在贾政的哥哥贾赦身上也就是说,下一代爵位,不出意外的话,是贾赦的儿子贾琏继承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贾政逼着宝玉科举的原因。

作为荣国府的长房长孙,贾琏的童年,也同样伴随着贾母的宠爱,甚至一点都不逊于宝玉。从书里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中,贾琏拿着剑敢在贾母面前大吵大闹,从侧面看出平日里贾母肯定对他不错,否则贾琏断然不敢这样。

同样受到贾母的宠爱,贾琏和宝玉这对堂兄弟的未来却大不相同。宝玉把人生都给了大观园,而贾琏却把人生给了“荣国府”。从贾母将送黛玉回家这样的大事交给贾琏,就可以看出老祖宗对他的器重。

贾珠早死,贾政宝玉都不惯俗务,贾环太小,荣国府可以独挡一面的人,唯有贾琏。权重位则高,在不断的锤炼下,他得到了家族众人的认可,给他捐了个“同知””,更重要的是,贾琏娶到了王夫人的侄女凤姐。

如此一来,他成了荣国府的“大管家”。这时候的贾琏,不仅有贾母、贾政夫妻的支持,还有王熙凤、平儿这样的娇妻美妾,可以说是达到了人生巅峰。

尽管如此,可贾琏并没有变得像贾珍、贾赦那样凶狠霸道。笔者并不是说贾琏是个十全十美的好人,但至少对得起“贵公子”这一称号。

修建大观园,出使平安州,贾琏就好像荣国府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尽管他是以主子身份去做这些事情,可依然很困难。比如贾琏去平安州时,书里明确写道:“是日一早出城, 就奔平安州大道,晓行夜住,渴饮饥餐.方走了三日,那日正走之间……”

可贾琏却从来不说累,虽然没准有他借机为自己谋好处的动机在这里,可也只有贾琏,是真真切切地为这个家族做事情,毕竟他是家里的长房长孙,他有责任保护这个家族。

贾赦沉迷酒色,懒得管:贾政不惯俗事,没法管;贾宝玉更是视男子为“浊物”,不屑于管。甚至他曾经说过“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这样的荒唐话。

这样的贾琏,用书里的话,是“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也是,像荣国府这样的大家,每天应付的事情自然少不了。贾琏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逐渐成熟起来。父亲贾赦沉迷酒色,叔叔贾政寄情诗酒,这世情路并没有任何人教他。

二、贾琏的人性与善良

贾琏身上最可贵的,就是他知世故而不世故。比如在“石呆子”事件里,贾赦想要石呆子的扇子,贾琏和他好说歹说,和他商量价格,可是这石呆子就是不卖。可是贾雨村使诡计,非说石呆子“拖欠官银”,把他抓了起来,将扇子献给贾赦。在我们看来,这是封建社会官官勾结的罪恶,可在贾赦看来,贾雨村是有本事的,反而骂贾琏无能。

当那些名扇摆在贾琏面前时,他的关注点根本不是什么湘妃、玉竹,而是石呆子的处境。在他眼里,石呆子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想保护自己的东西罢了。也许贾琏总是四处奔波,接触底层,也更了解平民百姓的处境。

与其说他同情石呆子,不如说他在石呆子身上看来了自己的处境。他贾琏在父亲心里,不也就是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吗?

在这一刻,贾琏也许会有一丝恍惚吧。自己的人情世故,本来是想保住家族而已,以他的眼界,根本没有振兴贾家的本事。可是如今,自己连一个石呆子都护不住,谈何保护家族。如果自己有本事,将石呆子的扇子买回来,是不是他就免于牢狱之灾。父亲身有爵位,为了自己的私欲,让别人活不成。在这一刻,“父亲”在贾琏心里,已经彻底缺失。

所以,贾琏才敢于和贾赦顶嘴。这样的事情,在《红楼梦》里只此一件。万人宠爱的宝玉,路过贾政的院子时,要毕恭毕敬下马。贾蓉那样一个纨绔子弟,在贾珍面前就像个奴才。

可一向平和的贾琏就敢,尽管他也有很多毛病,但就是这一句话,让贾琏的性格立马立体起来。以前只知道他好色风流,没有想到琏二爷竟然有如此气魄:“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

精明强干的贾琏,对于官场的规则太了解了。用这些“规则”升官发财可以,毕竟贾琏自己也追求这些。可这件事情,是一条人命呀,难道就被贾雨村玩弄了?固然他是贾赦的儿子,荣国府的长房长孙,为了家族干什么都义不容辞,可如果是为了满足贾赦的虚荣心,做这些龌龊事,贾琏是有道德底线的。

可是贾赦才不管这些,他把贾琏打了个“动不得”。从这以后,贾琏和贾雨村彻底结下了梁子。在书里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中,贾琏和管家林之孝聊天,说起贾雨村又升官了。当贾赦甚至贾政都乐于结交他的情况下,贾琏却一语道破:“真不真,他那官儿也未必保得长.将来有事,只怕未必不连累咱们,宁可疏远着他好。”

为了利益什么都敢做的贾雨村,贾琏早就看透了他。可惜荣国府的当家人贾政一直欣赏贾雨村,有的续书说后来贾府被抄时他落井下石,并非是空虚来风。也只有贾琏,早早地看到了这个可能危害家族的“隐患”。

三、贾琏的爱情与婚姻

父亲荒淫无度,母亲早年去世,虽然有贾母的疼爱,可也终究无法弥补贾琏童年双亲的缺席。这就导致了长大后的贾琏,一直没有安全感。他非常害怕眼前的东西毁灭,非常害怕周围人的离开。这也就是为什么,贾琏对凤姐百般包容的原因,因为凤姐,第一次让贾琏体会到“家”的感觉。

关于贾琏和王熙凤,应该是书里描写最多的贵族青年夫妻。在第五十三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薛姨妈劝凤姐别太“闹腾”的时候,凤姐三言两语把时光带回了多年前。

“外头的只有一位珍大爷.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这几年因做了亲,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便以伯叔论,”

笔者的脑海中不禁描绘出这样的景象。春日游,杏花落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那时候的凤姐经常来荣国府玩耍,那时候的贾琏也正值年少。没准他们之间,也经历过两小无猜、柔情蜜意。

尽管是亲上作亲,可贾琏和凤姐的婚姻,在一开始真的很美好。贾琏去送黛玉回家,凤姐夜夜担心筹算。贾琏回到家后,凤姐精心设宴,让他真切感觉到家的温暖。什么是家,就是自己在疲惫的时候,可以让自己灵魂放松的地方。

“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赐光谬领否?”

这一番话,有奉承,有戏谑,有俏皮,甚至有一点调情的成分在里面。这样的话,王夫人不会和贾政说。我们有时候认为王夫人无趣时,却忽略了这个点,就是贾政在这段夫妻关系里,同样也是个无趣的人。

俗话说“冷面不贴热屁股”,凤姐之所以能说出让男人心动的话,很大原因在于贾琏本是个知冷知热的人。虽然这对夫妻讨论的事情,只是一些繁琐家事,没有宝黛共读《西厢记》那样的浪漫,但他俩之间的烟火气息,那种同舟共济,也让我们向往。也许当凤姐在眉飞色舞地讲述她办理丧礼的时候,贾琏眉眼里笑意盈盈,全部都是对妻子的宠溺。

就像宝黛爱情敌不过现实一样,贾琏和凤姐,在利益的驱动下,也开始出现了感情危机。曾几何时,贾琏发现妻子的权力越来越大,甚至有了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曾几何时,贾琏发现妻子对银子的兴趣超过了自己。曾几何时,贾琏发现这个家,似乎只成了一个休息场所。以前夫妻俩讨论家事,我们能感到那种互相帮助的温情。如今,却只剩下冷冰冰的利益。

没有营生的贾芸来找贾琏谋生路,贾琏非常热心地帮他跑办。本来想让贾芸去管理家庙,可凤姐早就把这件事许给了贾芹。

同样熟知人情世故的贾芸,也明白了叔叔贾琏没有婶子凤姐厉害,结果通过巴结凤姐,顺利承接了大观园的果木工程。凤姐的做法,一定程度上伤了贾琏的心。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倒不要紧,贾琏痛心的,是那个逐渐利欲熏心的妻子。

当然了,凤姐不是不爱贾琏。她真的太忙了。大观园的姊姊妹妹,家里的一大推子事,哪个不是凤姐自己打理?饶是如此,还得天天陪着笑脸逗贾母开心。凤姐忽视了贾琏的感受,贾琏没有体谅凤姐的辛苦。一个只想要这个家平安,另一个却想让这个家兴旺。这样不同的三观,注定做不了长久夫妻。

四、贾琏的抗争与觉醒

家人把自己当工具,妻子只知道争名逐利,从来没有人问过贾琏自己的想法是什么?社会是个大染缸,并不是圣人的贾琏,也染上了那个时代男人的通病,那就是好色。

笔者看来,贾琏的好色,更像一种寻求刺激的过程。看看和他偷情的对象,多姑娘、鲍二家的……她们都出身底层,可贾琏似乎更喜欢这样的女人。也许这些在她们面前,他才真正是个男人。

可惜在这些一次次的麻痹下,对于自己内心的想法,贾琏越来越不知道。好在他不是贾宝玉,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关于他的故事,似乎总是在奔波,关于他的命运,似乎总是为他人而活。

直到他遇到了尤二姐。虽然是背着凤姐偷娶的,虽然是背着国孝家孝娶的,可是也是贾琏头一次为自己做的事情。的确一开始,他是贪图尤二姐的美貌。但是在后来的相处中,他渐渐地爱上了尤二姐。

尽管这个女人和贾珍有暧昧,但对于贾琏来说,尤二姐能给他“家”的感觉,这是曾经凤姐给予,又被她亲自毁灭过的。这样的失而复得,令贾琏格外珍惜这段感情。而且从书里看,尤二姐自从跟了贾琏,便立志从良,再不去招惹是非。

花枝巷的小小天地,远不及荣国府富贵,可在贾琏心中,这里就是家。“国丧偷娶”是违法的,这事贾琏不会不知道。但这一次,他就是要做自己,就是要和尤二姐在一起,因为他在花枝巷,找到了一个新的“家”。

书里说贾琏偷娶尤二姐时,忘记了“严父妒妻”。在笔者看来,“父亲”和“妻子”两个形象,早在贾琏的心中渐渐坍塌了。

这样的日子,也许是贾琏生命之花开得最明媚的时光。可鲜花开得最艳丽的时候,也往往是它即将枯萎之时。贾琏受父亲之托,前往平安州。尤二姐趁机被凤姐赚到了大观园,上演了一出“大闹宁国府”的戏码。甚至为了对付尤二姐,凤姐怂恿二姐的“前夫”张华去告贾琏。

贾琏背叛妻子固然不对,但凤姐在命人“告”贾琏的时候,是否想过丈夫的前途。在这一刻,凤姐对贾琏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她太爱贾琏了,爱到希望自己成为贾琏唯一的女人。可惜在那个年代,这样单纯美好的想法,只能被扣上“妒妇”的帽子。

在凤姐的层层逼迫下,尤二姐最终吞金自尽。关于尤二姐的死,贾琏还是有一定的责任。如果当时自己提高警惕,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要知道,尤二姐给他怀了一个男孩,如果生出来,一家三口在花枝巷,那该多么幸福。当然了,从现在的角度看,贾琏的行为属于婚外情。但在古代,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姐死后,贾琏对生活的憧憬已经被全部打碎。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切的凶手,竟然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贾琏和尤二姐,在普世价值观里的“坏人”,却赚了很多读者的泪水。因为他们始于颜值财富,却终于爱情。

“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这句话基本上宣布了贾琏和凤姐爱情的结束。之前就算贾琏有很多不满,但心里多少有凤姐的位置。可这次凤姐把他心里最重要的东西杀掉,对于贾琏来说,伤害是很大的。同样凤姐对贾琏,此时已经失望透顶。如今维持这段婚姻的,只剩下了利益。

凤姐陪房来旺的儿子想娶丫头彩霞,这是一件连凤姐都不愿意管的小事,可是贾琏一听说这只会吃酒赌钱,瞬间就不乐意了:“我竟不知道这些事.既这样,那里还给他老婆,且给他一顿棍,锁起来,再问他老子娘,”

既然这小子不成器,好好的彩霞嫁给他,注定没法幸福。也许贾琏可能都记不清彩霞的长相,但是这样的悲剧已经在他自己身上发生过了。他贾琏是荣国府的长子长孙,都无法保住自己心爱的女人,这小子又能强到哪去。好好的彩霞,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可惜贾琏的愤怒,注定只是干打雷,不下雨。不是他不想帮彩霞,是他只能做这么多了。家里一天不如一天,老太太的生日,娘娘那边的打点,重阳节的礼物,都逼到贾琏当贾母的古董了,这样的小事,就算他有心,也无力了。

他有很多缺点,你可以说他好色,可以说他不堪。有人说贾琏私吞了林黛玉的家产,但笔者认为,以贾琏的为人,顶多就是拿官中的银子打发丧失妻子的鲍二,再大的坏事,他可做不出来。

贾琏的人生乐趣,其实也只是“酒色”二字,但贾琏也明白,人生里还有别的东西。他会点拨贾蔷处事,他会与林之孝聊家常,他会给尤三姐介绍如意郎君。甚至贾琏和鸳鸯之间,也还有点说不清的情愫在里面。

贾琏就是如此,纵使在这个家里待得不愉快,但是当家里需要他时,还是会义不容辞地回归家庭。在程高本的续书中,贾府被抄家,被万千宠爱的贾宝玉只是想出家,而这一切的艰辛,都被一向憋屈的贾琏独自抗在肩上。

尽管他的努力没有改变什么,尽管在这期间,他的女儿巧姐险些被卖。但贾琏依然无怨无悔地为家族奔波。毕竟这荣国府,是贾琏的家。贾琏这个“翩翩末世浊公子”,一辈子也只想找个家。

郑州前列腺炎治疗医院_商丘郑州治疗男性前列腺的医院哪好

宫颈炎有什么症状

学会自我识别复吸借口 掌握应对复吸借口的技能 预防复吸

武汉国医堂胃肠:养胃小妙招